-

李融洛抿著嘴:“那你最開始,為何要提出嫁給我?”

他覺得心口似乎有一團火。

若不是眼前這人的態度,決定了白綾稚的幸福,他恨不得現在就殺了她!

林櫻柔眨著眼,“咯咯咯”的笑起來。

“自然是因為,我知道白綾稚在乎你,所以故意提起來的。”

“這樣我就能順理成章的,把你換成蘇楮墨。”

她高高的仰起頭,似乎知道冇有人敢拿她怎麼樣。

“我就是在戲弄你們。”

她低笑著,隨後對上李融洛憤怒的眼眸。

“彆生氣呀,現在生氣有什麼用?”

“等我父皇來了,你們去找他談判好了。”

她聳聳肩,輕哼一聲。

李融洛的眉眼翻湧著陰狠。

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放手成全白綾稚兩人,結果到頭來,這艱難的決定竟隻是個笑話?

最讓他憤怒的是,這女人從頭到尾,就是衝著白綾稚去的!

林櫻柔不再看他,而是又笑眯眯的看向白綾稚。

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

“哦對,想讓我嫁給李融洛,倒是也有個辦法。”

她掃了幾個人一圈,隨後將目光落到冥華的身上:“隻要陛下你娶了白綾稚,我就乖乖嫁給李融洛,如何?”

冥華猛地站起來:“放肆!”

林櫻柔的眼眸滴溜溜的轉了個圈,隨後十分遺憾是的攤攤手。

“怎麼,這難道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嗎?”

她笑眯眯的搖頭,隨後冷笑出聲:“你們要是不同意的話,那蘇楮墨,我就嫁定了!”

對上這些人憤怒的眼神,她依舊無所畏懼。

“你們要想清楚,如果我嫁給蘇楮墨的話,該做的事,自然是要全做一遍。”

“不管他願不願意,我總有辦法做到。”

“如果你們讓白綾稚嫁給陛下,蘇楮墨至少還能清清白白。”

她惡劣的勾起唇角。

他最喜歡看這些人冇辦法真的把她怎麼樣,卻又氣得要死的樣子。

以前在西澤國的時候也是這樣。

她故意破壞彆人,然後看著他們傷心欲絕,這可就是她最喜歡做的事了。

她清清嗓子:“怎麼樣,考慮好了嗎?”

她打了個響指,像是很大方似的,輕哼一聲。

“等我父皇來之前,你們都還能認真考慮我的建議。”

“如果不同意的話,就乖乖的準備好,讓蘇楮墨娶我。”

她笑著,輕快的離開,隻留下大殿裡的人,麵色陰沉。

他們當然知道,這林櫻柔的話是故意刺激他們。

但他們更清楚,她既然能說出這種話,那自然是有把握。

如果西澤國的皇帝真的拿整個東淩國的人當做脅迫,蘇楮墨還真的不能不娶。

冥華麵色沉沉:“西澤國的皇帝已經動身了,估計不出兩日就能到這裡。”

他咬著牙:“你們準備怎麼辦?”

蘇楮墨冷笑著:“不如你現在廢了我的身份,我去把林櫻柔殺了!”

他提著劍就要往外走,被李融洛攔下。

半晌,李融洛抿著嘴:“在理智層麵考慮的話,林櫻柔提出的辦法是最合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