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1

一聲巨響傳來,帝雪含煙打來的那柄巨大的花劍和逝界之主打來的大拳轟然相撞,兩者碰撞之後,稍稍僵持了兩息,接著,伴隨著一陣響徹天地的轟鳴聲,巨大的花間與那道拳光齊齊破碎湮滅了開來。

這一擊,雙方以平手而收常

“這怎麼可能?怎麼會如此?”看到剛剛的那一擊的結果之後,那位周身籠罩在朦朧光之中的神秘生靈頓時驚呼了起來,一張本就佈滿了震驚之色的臉上,此刻驚色更濃了,他再度被震驚了,心中驚訝的無以複加,甚至是難以置信。

因為如今的這種結果,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

因為,在他原本的認知裡,即便是剛剛帝雪含煙打出的那一劍威力很是驚人、即便那一劍打出了紀元主之上的無上力量,也是絕對不可能對抗得了逝界之主打來的那一拳的,他本以為,剛剛那一擊下來,帝雪含煙就算不會被那道大拳之中爆發出的絕世力量直接擊爆了身體,至少也應該會轟飛出去,身受重傷,因為在他的認知裡,帝雪含煙的那一擊固然強大,但是逝界之主的那一拳卻是要更強。

然而,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事實根本不是如此,剛剛那一擊下來,雙方竟然平手,帝雪含煙她竟然完全的擋住了那一拳,一擊下來,她竟然絲毫不動,穩穩的立在了原地。

此刻,心中同樣震驚的,還有紫皇,他也是非常的震驚。

因為,他先前和那位周身籠罩在朦朧光之中的神秘生靈一樣,認為即便帝雪含煙的那一劍超越了紀元主的層次,也很難和逝界之主打來的那道大拳抗衡。

這倒不是他刻意的看輕了帝雪含煙,而是他深知逝界之主的實力,同時,也清楚的感知的到,他剛剛打來的那一擊大拳之中蘊含的何等強大的力量。

眼下,紫皇心中很是震驚,為帝雪含煙所表現出來的驚人的實力而震驚,不過此刻他心中更多的,卻是驚喜,濃濃的驚喜,為帝雪含煙展現出來的實力而驚喜,帝雪含煙展現出來的實力越強,他心中越是驚喜。

因為,帝雪含煙展現出來的實力越是強大,那也就意味著他越是安全。

不過,很快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他倏然皺起了眉頭,紫色的眼眸中再次浮現了濃濃的憂色。

一世花開,永生不敗這就是剛剛那一招的名字嗎?不得不承認,這個名字確實名副其實,在這一劍之下,古史之下,你當無敵,紀元主之下,一劍可滅諸世敵,隻是可惜你麵對的是朕。”這時,逝界之主的聲音倏然響了起來。

他的聲音很是平靜如常,一字一句裡滿是冷漠與從容,不過,實際上此刻的他,心中並不像表麵上的那般平靜,他也有些震驚,為帝雪含煙展現出來的實力而震驚,甚至此刻他看向帝雪含煙的眼神中,更是帶著一絲微不可察的忌憚之色,他在為帝雪含煙的資質而忌憚。

紀元主與紀元主之上的差距有多大,他心中是最清楚的,那差距可謂是混沌與鴻蒙之間的差距,一般來說,這兩者之間的力量差距,是根本無法跨越的,而帝雪含煙卻是做到了,她打破了這種力量的差距。

如今的這種結果,讓他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眼下對方還僅僅隻是紀元主之境而已,而且還是初入紀元主之境的,可是卻已然能夠發揮出紀元主之上的實力了,若是有朝一日她的實力再度提升,甚至若是突破到了紀元主之上的境界,那時她的實力,又該強大到何種程度?

至於說,帝雪含煙是否能夠突破到紀元主之上的境地,本來,他心中幾乎是肯定的,認為帝雪含煙根本冇有達到紀元主之上之境的潛力與資質的,因為從紀元主到紀元主之上的境界,其間極為的艱難,更是巨大的天塹,而這個天塹根本不是時間可以彌補的,若非有無上的天資與機緣,根本達不到。

可是,眼下他卻不這麼認為了,準確一點來說,是自從發現了帝雪含煙一劍入古史,以紀元主之境的實力打出了紀元主之上的力量的那一刻,他就不這麼認為了,那一刻,他心中明白了,帝雪含煙已然具備了登臨紀元主之上之境的潛力了。

原因如他,隻因為,以紀元主的境界打出了紀元主之上的力量,便是一種門檻,一種象征,一種可登臨紀元主之上之境的象征。

而這,其實也正是剛剛紫皇和那位周身籠罩在朦朧光之中的神秘生靈,看到帝雪含煙一劍斬出了紀元主之上的力量之後,會那麼震驚的主要原因,因為他們也清楚那一劍的意義,也清楚那一劍代表的什麼。

事實上,此時此刻,無論是紫皇也好,還是那位周身籠罩在朦朧光之中的神秘生靈也好,他們眼下其實也都是可以做到的,隻不過他們做到這一步的時候,其修為都是要比帝雪含煙如今的修為高上不少,在初入紀元主之境的時候,他們可都是做不到的。

“呼呼呼1

倏然,逝界之主動了,揮手間,萬千神秘的書冊自天地間呼嘯而來,宛若書海洪流一般,再次朝著帝雪含煙襲衝了過去,在奔襲的過程中,那些書冊再次化為了一道大拳,砸向了帝雪含煙。

這一拳的力度,相較之前的那一道,要強大了許多,其實華光激盪,漣漪激盪間,到處都是至高至上的神聖之光,聖潔而恐怖,此刻的他,心中殺意極盛,本來,他還想著多留對方一會,可是現在他卻是迫切的想要誅殺對方,想要儘早的除掉她,因為帝雪含煙所展現出來的潛力,讓他很是不安,他要將這個不安的因素,儘早儘快的扼殺掉。

帝雪含煙淩空而立,精緻絕美的俏臉之上,淡然而從容,周身仙華湧動,神聖之光閃爍,漫天的三生七世花在她的周身上下飛舞流轉,一花一紀元,一瓣一紅塵,自從登臨紀元主之境之後,她本就無比的聖潔與絕世,如今,在無儘仙華與周身湧動的異象的襯托下,更顯絕世與聖潔,一襲七彩的帝裙,迎風浮動,儘顯絕世的身姿,她如同一位自史詩傳送間走出的蓋世帝祖,舉手投足,風華絕代。

“嗖嗖嗖1

冇有絲毫的遲疑,就在逝界之主出手的那一刻,帝雪含煙也再次動了,心念一動,那些散落在諸天萬界裡、以及諸世內外的所有的三生七世花齊齊綻放華光,接著,與之前一般,頃刻間,無數有力量演化而來的三生七世花自那些三生七世花裡飛出,瞬息間,便是再次彙聚在了帝雪含煙的麵前。

隨後,帝雪含煙纖手一動,萬千三生七世花呼嘯而來,若花海翻湧,若史詩花流衝襲諸世紀元,衝向了逝界之主打出的那一道大拳,奔襲的過程中,那一朵朵三生七世花之上,九種異象流轉,一股股極致極儘的九仙秘術的力量流轉激盪,襲沖天地時空。

與之前的那一擊情況一般,那些花海,在即將與逝界之主打來的大拳碰撞的時候,瞬間彙聚於一處,再次化為了一柄巨大的花劍,朝著逝界之主打來的大拳斬了過去。

“砰1

很快,伴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砰響聲響起了,雙方的攻擊的再次相撞,與之前不同,這一次雙方的攻擊相撞之後,直接定在了那裡,彷彿定格了時空,停止了時光,靜止了時間,一瞬間而已,諸世內外,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在這一刻,定格住了。

不過,這種情況,持續的時間很短,隻是瞬息的時間而已,瞬息之後,一切便是恢複了,而也就是這一刻,一聲響徹天地的破碎聲倏然自天地間響起來了,接著,便是看到帝雪含煙演化出來的那道巨大的花劍,轟然破碎了開來,化為了漫天的光雨,消散了開來。

“小心1

驀然,一聲擔憂的驚呼聲響了起來,那是紫皇的聲音,他在體型帝雪含煙,因為他看到,逝界之主打來的那道大拳擊碎了巨大的花劍之後,絲毫不停,急速的朝著帝雪含煙打了過去。

此刻,紫皇眉頭緊鎖,一雙紫色的瞳孔之中滿是緊張與憂色。

先前,在震驚與驚喜之後,他之所以會突然再度浮現憂色,就是因為他想到了逝界之主的實力。

帝雪含煙雖然可以打出紀元主之上的實力,但是她終究不是紀元主之上的境界,雖然他可以打出紀元主之上的力量,但是畢竟也是有限的,而逝界之主不同,他確實實實在在的紀元主之上的境界。

至於先前的那一道大拳,逝界之主明顯是冇有出全力,所以纔會被帝雪含煙的那一劍擋住,但是一旦他認真對待,手中的力量增加,那情況,絕對是不同了。

就比如此刻,就比如剛剛的那一拳,其力度比先前的那一拳強大了許多,所以帝雪含煙打出的那道巨大的花劍,便是承受不住了,一擊下來,徹底敗了。

“嗖嗖嗖1

帝雪含煙反應極快,就在紫皇出聲的那一刻,她已然有了動作,一念間,無數散落在天地間的三生七世花之上華光湧現,光影閃爍間,無數朵三生七世花的花瓣自天地間呼嘯而來,瞬間在她的前方,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花盾,花盾之上無數花瓣交織,其上紅塵仙國浮現、天國盛世顯化,這些都是真實的,真的的紅塵仙國與天國盛世,此刻,看似是花瓣在前,實際上卻是無數仙國大世與紀元在擋住帝雪含煙的麵前,一花一紀元,一瓣一天國。

“砰1

“轟轟1

然而這些都是冇用,根本擋不住,恐怖大拳襲來,若史詩天拳臨世,一拳而已,砸滅了無儘的古史,破滅了無數的紀元,大拳所過之處,一切皆滅,帝雪含煙演化出來的巨大花盾,隻是剛一接觸到那道大拳而已,便是瞬間破滅了,最終大拳轟下,狠狠的擊中了帝雪含煙,強大而神聖的力量爆湧而出,直接將帝雪含煙再次轟爆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