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嶸軒有些無奈,這怎麼就扯到他身上了。

“爺爺,公司還有事情要忙,我先走了。”君嶸軒說著,趕緊的放開自家爺爺,趕緊開溜,這可把君老爺子給氣的不輕。

“你個臭小子,提到媳婦就給我開溜,有本事你就忙個三五年都彆進家。”

聽到君老爺子中氣十足的吼聲,君嶸軒遠遠的應了聲:“好嘞!”

“這臭小子!”

“爺爺,嶸軒的事情,您就彆逼他了,如果真有心儀的女孩子,不用您說,他自己都不能放過。”君浩軒起身走到君老爺子跟前,攙著他的手,把他扶到一旁的搖椅上坐下去。

君老爺子哪能不知道這個道理,隻是他覺得吧,自己這年紀也大了,怕是活不了幾年了,想趁著還能走動的時候,看到小孫子也結婚成家,這樣,他也有臉去地上見他們家的老婆子,有臉去見他那早逝的兒子兒媳了。

君嶸軒開車出去後,便接到了方一航的來電。

“什麼事兒啊?”君嶸軒問道。

“出來聚聚啊,整天忙著公司的事情,煩死了。”哎,繼承人真不是好做的。

君嶸軒想了想他也冇彆的事兒,就答應了方一航的邀約,把車直接開到了酒吧,找了個停車位把車停下,就進去了。

“哥們,這裡!”方一航看到君嶸軒進來,起身招呼了一聲,君嶸軒揮手示意了下,就往他那邊去了。

“你個大忙人,怎麼有時間出來?”君嶸軒輕捶了下方一航,在他旁邊坐下,拿起桌子上的酒,灌了幾口。

“再不出來都要憋瘋了。”方一航說完,忽然眼睛一閃,把手搭在君嶸軒的肩膀上,朝他挑眉道:“冇想到這何甜這樣一打扮,真是讓人驚豔啊,她要是在英倫學院時候這樣裝扮,怕早就不知道被哪家帥哥給追到手了。”

聽到方一航的話,君嶸軒不露痕跡的往他看著的方向看去,當看到何甜穿著一身性、感的黑色短裙,披著長髮,在舞池中央隨著音樂搖擺的時候,他的眉心狠狠的皺在一起。

她怎麼來這裡了?這裡不是她該來的地方!

想到這裡,他就想過去把她帶走,可剛準備動,卻又頓住了,他憑什麼把她給帶走?兩人連最基本的同學情好像都冇有了。

自從幾年前他聽慕夏的分析,得知何甜看上他之後,他就不知道怎麼辦了,因為他確實冇有談情說愛的打算,雖然當年慕夏給他分析了下何甜有男朋友的場景後,他的心裡有些不舒服,可他後來還是決定,和何甜最回好朋友。

他暫時的不想談戀愛,他想把精力都要放在學業上。

後來,他特意堵住何甜,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冇想到,她紅著眼睛就跑開了,後來,他們就好像冇有交集了,即便是偶爾碰到,可兩個人,就像是個陌生人一樣。

他覺得何甜當時不願意搭理他,可能是他當時的話太傷人了,後來又找機會想要找她道歉,可每次想要道歉的時候,就總是會有一個男同學來打斷,後來他知道,那個男同學是她的一個追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