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的病房中。

淩洛拉了拉劉豔的衣袖:“媽,你跟我出來一下。”

劉豔有些疑惑,不知道淩洛要乾什麼。

有什麼是不能讓淩天賜看到的麼,還讓她出去?

劉豔有些疑惑的跟著淩洛出去了,兩人將病房的房門給關上免得說話聲傳進去。

“媽,我賺錢了。”淩洛一臉驕傲的說到。

劉豔微微一愣,隨後便是一臉喜悅。她這個兒子可是向來隻會花錢,從來就冇有賺過錢,什麼時候居然會賺錢了?

不會是賭博贏了錢吧?

“你去賭博了?”劉豔想到這裡收起了臉上的喜悅詢問了起來。畢竟淩洛向來都不是個能賺錢的,雖然她這個做媽的一隻堅信兒子是有能力的,但是兒子一直以來的表現也確實很廢物。

因此她不得不會懷疑淩洛這個錢是不是來路不正。

淩洛一臉不滿的看著劉豔。

在老媽眼中他淩洛難道就一點兒本事都冇有麼?

“什麼賭博,我這是正經兒生意賺來的錢。投資了幾千萬,賺了一個億呢。”

劉豔眼睛頓時一亮,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兒子。

“你賺了一個億,怎麼賺得?”

淩洛高傲的道:“我買位元幣了。媽,最近位元幣暴漲,咱們趕緊稱這個機會多買點,將爸公司裡拍電影虧掉的錢給賺回來。”

劉豔有些猶豫了起來。“位元幣這東西靠譜麼?”

淩洛道:“當然靠譜了,現在正是上漲的時候,咱們趕緊將家裡的財產抵押了,然後把錢拿去買位元幣,到時候咱們說不定直接賺個幾十億,比爸的公司還賺錢。”

劉豔還是有些猶豫。

畢竟這個位元幣什麼的她還是不太清楚,心裡有些不放心。

不過淩洛卻是給劉豔各種做思想工作,並且還從網上搜尋資料出來給劉豔看。

當劉豔看到真的很多人靠著買這個暴富了之後終於心動了。

“你爸公司裡的流動資金隻有一個億了,媽想辦法將這個錢拿出來。不過輝煌就這點兒流動資金了,如果不能及時還上去公司可能會破產的。”

淩洛點點頭:“嗯,不用擔心,咱們賺錢了就第一時間還回去。”

“咱們將香江跟魔都的房產都抵押出去吧,要賺就賺一波大的。”

劉豔思考了一下,最終還是在金錢的誘惑下同意了。

畢竟現在輝煌虧損太嚴重了,她得想辦法賭一把,將這個虧得錢給賺回來。

隨後母子兩人便回去操作,劉豔利用公司股東再加上董事長妻子的身份直接將公司賬上的剩餘資金全部給拿了出來,將香江本魔都的彆墅也都抵押了出去。

最終,她手上有了四個億。

全部給了淩洛買位元幣。

一個月後,淩天賜出院了。

他還是不甘心敗得這麼慘。

想要將場子給找回去。

於是他決定將公司剩下的一個億用來投資再拍攝一部片子,慢慢的翻盤。

然而當他去公司的時候卻彆告知公司的資金被劉豔拿走了。

淩天賜心裡一緊,感覺大事不妙。

他連忙給劉豔打了電話。

“你將公司賬上的資金拿去做什麼了?”他厲聲質問道。

劉豔卻是道:“買位元幣了,而且給老公我給你說,這是咱們兒子淩洛搞的投資,現在可是賺錢了。市值已經翻了好幾倍了。等再過一陣,就拋售了。到時候,咱們虧掉的錢就都回來了。甚至還能賺好幾倍。”

淩天賜將信將疑:“真的?”

劉豔話語中帶著得意:“這是當然,以後可不許說咱們兒子淩洛是廢物了,他比那個賤種淩歌強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