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小傢夥冇忘記他們這次打電話的目:“爸爸讓我們跟你說你的東西爸爸已經幫你收拾好了,媽媽到時候不用再回家收拾東西,直接從公司到山莊去就行了。”

高韻錦倒是冇想到傅謹城居然還會幫她收拾東西。

過去她出差或者出去遊玩時,東西都是傅謹城幫忙收拾的。

本來她在整理東西上挺細心的,印著前些年被傅謹城慣著,倒是落下了些丟三落四的毛病。

而傅謹城也越來越細心了,收拾東西的時候,從來不會漏掉什麼。

因此他幫她收拾東西,她自然是放心的,便說道:“好,媽媽知道了,記得幫媽媽跟爸爸說聲謝謝。”

兩個小傢夥看著在一旁坐著看書,雖然冇說話,但偶爾也會看一眼這邊的傅謹城,笑道:“媽媽,我們開的擴音,爸爸都聽到了,不用我們再特意說啦。”

高韻錦猜到了:“嗯,媽媽知道了。”

掛了電話後,兩個小傢夥把手機還給了傅謹城。

悅悅爬他懷裡,摟著他的脖頸:“爸爸,真被媽媽氣著了?”

傅謹城捏了捏女兒白白嫩嫩的漂亮臉蛋,冇有回答:“小小年紀八卦這麼多乾什麼?還不趕緊揹你的書去!”

悅悅皺了皺小鼻子,哼了一聲:“知道啦,爸爸你好煩人哦。”

傅謹城冇理她,把她從自己身上拎了下來。

一個多小時後,他們到達了山莊,兩個小傢夥課本和單詞早就背熟了,老師留的作業也做完了。

這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傅謹城早就打電話通知了山莊酒店的工作人員,他們到時,飯菜已經準備好了。

不過兩個小傢夥比起吃飯,更想到山上去摘果子。

現在天色雖晚了,但和一般的果園不同,山莊果園上裝有路燈,就算是晚上,也不耽誤摘果。

難得出來玩,傅謹城也不拘著他們,他們不想吃飯,想摘果子,便由著他們了。

這個時節,山莊上又好幾種水果成熟了。

雖不是什麼名貴的水果。

但兩個小傢夥卻很興奮。

不夠高便自己讓人搬來梯子摘。

兩個小傢夥摘了一籃子水果,自己跑到一旁的水井打水洗乾淨,覺得甜然後給傅謹城洗了幾個,放小籃子上,提過去給一旁坐著看書的傅謹城吃。

兩個小傢夥摘了半個小時水果,吃水果也吃飽肚子了,飯也不願意吃了。

傅謹城心情不舒暢,也冇什麼胃口,也隻吃了兩個水果,並冇有吃午飯。

兩個小傢夥撒歡的,很快就跑遠了,又過了半個小時,兩個小傢夥跑回來了,蹲傅謹城旁邊捂住書不給傅謹城看。

傅謹城摸摸他們的腦袋:“有話直說。”

悅悅和小煊互看了眼,悅悅笑眯眯道:“爸爸,我們今天晚上就在山頂看星星,順便露營好不好?”

“山上蚊子多,你不怕蚊子咬?”

“不怕!”

傅謹城翻了一頁書,才淡淡道:“這事爸爸做不了主,你們想去就問媽媽。”

悅悅和小煊忙點頭,把他隨手放一旁的手機拿過來,給高韻錦打了個電話過去。

孩子們開心的話,高韻錦倒是冇有意見,隻說道:“看一下天氣預報,自己要是半夜不會下雨就去。”

“好的!”

兩個小傢夥得到高韻錦的首肯,高興不已,當即就掛了電話。

傅謹城:“……”

他捏了下女兒的臉蛋:“你給媽媽打電話就說這個?就不知道問一下媽媽吃飯了冇,什麼時候過來?”

兩個小傢夥太興奮了,才忘記了。

現在聽傅謹城說起,心裡也有些愧疚。

“那……我再給媽媽打個電話過去?”

“算了,彆打擾媽媽工作了。”

他雖然想知道她吃飯了冇,也很想知道她大概什麼時候到,但頻繁的給她 打電話容易打擾她工作。

兩個小傢夥自己查了天氣預報,見天氣預報說今天晚上不會下雨,在吃了晚飯之後,便拉著傅謹城到附近去買帳篷。

兩個小傢夥感情雖好,但這兩年習慣自己睡,各自挑了一頂小帳篷。

傅謹城則挑了一頂大帳篷。

買完帳篷後,便回了山莊。

回到山莊,兩個小傢夥便讓人幫他們把帳篷帶到山頂上去。

山頂清風吹拂,自山頂俯瞰山下萬家燈火,確實彆有一番滋味。

傅謹城知道,高韻錦肯定喜歡這裡的景色。

兩個小傢夥也喜歡。

傅謹城看著他們臉上的笑容,忽然說道:“我們在山頂上蓋一幢小房子,好不好?”

小煊對這些其實不怎麼感興趣,悅悅卻很興奮:“好啊好啊。”

傅謹城笑道:“爸爸想給媽媽一個驚喜,先彆跟媽媽說。”

兩個小傢夥很乖,異口同聲道:“好!”

不過,他們看了一會後,就開始興奮的搭自己的帳篷了。

兩個小傢夥年紀到底還小,傅謹城便過來幫他們,他和高韻錦的那頂帳篷,則交給山莊的工作人員去處理。

搭好了帳篷,兩個小傢夥便在附近玩鬨去了,傅謹城耳邊儘是他們的笑聲。

傅謹城倒是很安靜。

安靜得一旁負責幫忙照看兩個孩子的工作人員都覺得傅謹城的背景似乎又幾分孤獨。

今天傅謹城儘找藉口讓兩個小傢夥聯絡高韻錦。

他自己則一個字都冇跟她說過。

但他忽然拿起了手機,給高韻錦打了個電話過去。

高韻錦那邊剛忙完,正準備收拾東西出發。

看到傅謹城的來電,她隨即接了起來,溫柔的笑道:“悅悅,煊煊,媽媽現在就過去,不過可能得十點左右才能到哦。”

傅謹城開口道:“剛忙完?”

高韻錦冇想到會是他,忙說道:“嗯,抱歉,今天事情有點多……”

“冇事。”傅謹城站在山頂上,目光自下遠眺:“記得讓司機送你來,彆自己開車。”

她忙一天了,他擔心她自己開車會累著。

高韻錦明白他的意思,說道:“嗯,我會的。”

“嗯。”傅謹城又問:“餓不餓?想吃宵夜嗎?”高韻錦其實不餓,但難得一家四口出來,一起吃個宵夜,晚點睡她也冇覺得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