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737章

絕星之嵐

曠野廣袤,夜風襲塵。

弗艾爾與歌蘭蒂婭遙遙相視,但形勢卻冇有劍拔弩張之態。

隻因弗艾爾雖氣勢洶然,歌蘭蒂婭卻如幽蘭隨風而立,冇有半點殺機。

他勢如潮,席捲在她身前時,

卻如石子投入湖中,僅僅隻是點起一圈波瀾而已。

弗艾爾心緒漸沉,因為他的氣勢在節節攀升,但無力感也在層層堆疊。

眼前這女子,極強!

至少是他這些年裡所遇到的魔導師之最!

即使是他解除了體內封印多年的力量,也仍感覺力不從心。

她那般輕描淡寫的站著,卻彷彿已經看穿了自己,看穿了他接下來可能的所有舉動。

這種被窺探一清二楚的感覺,

他隻在兩個人身上感受到過。

萊茵菲爾!安德烈斯!

歌蘭蒂婭見他沉默良久,

反是一笑,道:“你身上種下的血煞是音無獨有的法門,想不到堂堂神光奇蹟,竟然也跟音無有關?”

弗艾爾神色沉厲,對於被她看穿並冇有任何意外,“閣下也曾是音無的人?”

歌蘭蒂婭搖了搖頭,“我對這種目的不統一的組織冇有興趣。”

“那你為何要幫艾麗德爾?”弗艾爾又問。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已經跟萊爾安德說過了。”歌蘭蒂婭淡淡道:“你想知道的話,此間事了,可以去問他。但現在”

她目光微凝,“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

弗艾爾眼角微抽,知道自己的謀劃已被看穿。

“隻要你不再往前進,我也就不想動手。”歌蘭蒂婭薄唇輕抿,似笑非笑,卻風情萬種,動人心魂。

但弗艾爾感受到的,隻有無邊無際的壓迫感!

他知道他隻要再寸進分毫,

她就會毫不猶豫的發起攻勢。

他甚至已經預想到,這一動將會引發何等恐怖的虛空狂潮。

但他不可能退卻,也冇理由退卻。

所以他還是朝前邁了一步。

就在他步伐邁起的瞬間,虛空陡轉,萬象皆變。

他看到星河倒懸,四方傾瀉。

他看到高牆割裂,交錯崩解。

他看到那女子勢如山嶽起萬仞,忽如天地齊高,直抵星穹。

她如遮天黑凰,展翅便是這一方世界,無邊大勢朝弗艾爾壓來。

饒是弗艾爾身經百戰,這一刹也隻覺如滄海浮萍,微不足道。

空間與靈魂融合魔導術?!

弗艾爾心下駭然,臉上神色卻仍保持著平靜。

在邁腳的那一瞬,他也早有定計,幾乎一瞬間便收回腳來,身周虛空猛然一滯。

流動的風,揚起的塵,甚至奔湧的魔力,

在他身周半寸忽然全部定住,再無波瀾。

虛空禁錮!

這一著雖隻是六星初階空間魔導術,

但弗艾爾卻幾乎是傾儘所有魔力運轉,更兼獨到的魔導架構,轉瞬讓他穩如磐石立於滄海。

任那浪潮洶湧,他自紋絲不動。

“哦?”歌蘭蒂婭略有訝異,似乎一眼便看出了弗艾爾這魔導術法的不凡,“不錯。”

她話音剛落,弗艾爾的臉色卻是一變。

“啪1他身周的空間,忽如琉璃碎裂,瞬間滿布裂痕。

對方的空間魔導術造詣,超乎他的想象!

“你還能”歌蘭蒂婭的聲音穿過裂縫直抵他的耳廊,彷彿就在他耳邊輕輕呢喃,“撐多三秒。”

神秘而旖旎的聲線,卻像是在宣判他的死刑。

三秒,可能隻是兩次呼吸,一次眨眼的時間。

於許多人而言,不過須臾。

但在高手過招之間,已經足夠漫長。

弗艾爾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沉著。

他看著眼前的空間寸寸崩裂,縫隙瘋狂蔓延,體內魔力卻並冇有再透出半分去維持空間禁錮的術法。

歌蘭蒂婭的美眸中亦閃過詫異,這與她預想的倒有些不同。

他竟放棄了抵抗?那恐怕已不需要三秒。

“劈劈啪”刺耳尖銳的碎裂聲層疊不絕,轉眼間弗艾爾的守勢便已徹底瓦解,身周空間如玻璃崩裂,四散激盪。

歌蘭蒂婭淡淡一笑,右手輕攏,隻有拈花折枝之態,卻有遮天蔽日之勢。

勝負已定!?

就在此時,周遭虛空忽而一顫,連著她那無與倫比的大勢都為之一滯。

歌蘭蒂婭神色微動,訝色漸起。

這方天地,她本應已是絕對的主宰。

但就在剛剛那一瞬,卻變了。

蒼穹之上,星河如在奔流,帶著浩瀚宇宙的神威,湧向他們所佇立的這一方天地。

空間都彷彿被衝開了一般,讓本已無限接近的兩人身形陡然拉開,轉眼遙遙萬米。

而天地萬物忽然都失去了影蹤,她如置身蒼茫宇宙,腳下虛空萬丈,頭頂星河萬裡,壯闊無垠。

歌蘭蒂婭掃視四方,細眉輕挑,“星空魔導術?”

她望向弗艾爾的目光中又多了幾分興致,“除了梅吉思之外居然還有人能調動星空之力,神光奇蹟難道獲得了他的傳承?”

弗艾爾聞言暗凜,“你竟也知道星空魔導術?”

“我知道的,說不定比你還要多得多呢。”歌蘭蒂婭笑道:“畢竟梅吉思梅爾斯,也算是我的故人了。”

弗艾爾心中困惑更甚,但也無心細想。

星空魔導術是他的底牌之一,此時此地正是發揮它的絕佳機會,他必須轉守為攻,打開局麵!

心念電轉間,弗艾爾雙手交錯揮動,光紋在他十指間劃動,軌跡玄奇奧妙,轉眼便構織出一方陣圖,竟隱約與天上星辰有幾分重合之態。

他大掌一按,如壓在星河之上。

歌蘭蒂婭感覺天穹之上勢如崩天,宛如被轟開一道巨大的豁口,星河如被推擠,自那豁口處傾瀉而下,化作漫天星雨,璀璨奪目。

“絕星之嵐”歌蘭蒂婭望著衝她浩浩蕩蕩襲來的無窮星雨,似有懷念,“倒也有幾分梅吉思的神韻。”

弗艾爾聽她道出這星空魔導術之名,訝色更甚。

她到底是什麼人?難道竟還曾與梅吉思有過正麵衝突?

能逼得梅吉思施展星空魔導術,那實力豈非震古爍今?

弗艾爾思緒延綿之際,歌蘭蒂婭卻像是仰望天穹流星雨的少女,並無反擊之意。

那星空落雨,倩影孤立的景象,絢麗而詭譎。

(本章完)-